扫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王艳照 蒲小川:数字经济与西部县域高质量发展——县域经济的一种新经济形态和经济发展方式|《产业转型研究》专刊报道





导 读

《产业转型研究》专刊前四期刊物在发行后收获了强烈反响,得到了产业界的一致好评。日前,《产业转型研究》专刊第五期刊物已正式刊发。本公众号会对《产业转型研究》专刊第五期中所收录文章进行持续报道,欢迎各位读者关注。

本文为陕西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巡察办主任、直属机关纪委书记王艳照,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产业转型顾问委员会委员、延长石油集团首席经济学家蒲小川发表于《产业转型研究》专刊 2022 年第 5 期 总第 333 期的文章,特此分享,以飨读者。



《产业转型研究》专刊第五期


数字经济与西部县域高质量发展——

县域经济的一种新经济形态和经济发展方式


文/王艳照 蒲小川
王艳照
陕西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巡察办主任、直属机关纪委书记
蒲小川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产业转型顾问委员会委员
延长石油集团首席经济学家






面对新发展阶段、新发展环境,县域经济发展与中心城市发展相比,存在经济发展不充分、竞争力和活力不强、特色产业发展水平总体不高、园区集聚效应不明显、专业人才缺失等问题,县域经济发展急需新的发展动力。
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和模式,已成为我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新引擎。县域经济作为国民经济的发展基础和底座,在新时期、新趋势、新经济形势下,如何运用数字经济这种新经济形态和发展方式,更新县域发展理念和思维,拓展发展空间和机遇,成为县域经济特别是西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选择。


基于在西部的长期工作和实践,对西部区域经济问题有如下思考


西部区域经济发展的三个重要问题

01

胡焕庸线的启示

不平衡不充分问题

区域经济发展不均衡和资源分布不均衡是中国国情的显著特征之一。胡焕庸线,黑河-腾冲的连线,它不仅是一条人口线、生态环境线,也是一条经济线。中国经济总量 95% 及人口的 95% 位于该线的右下方,中国经济总量 5% 及人口的 5% 位于该线的左上方。这条线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问题的最直观最形象的说明。经过长期发展,我国县域经济实现了重大跨越,但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突出,当前东强西弱的格局没有根本改变。

02

县域经济+乡村振兴

区域经济的底座和短板

县域经济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基石和底座。 发展县域经济是乡村振兴的重要路径。 2020 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 1879 个县级行政区划(不含市辖区和林区)的国土面积占全国 89%,人口占全国 60%,GDP 占全国 35%。 县域经济体量在整个国民经济体系中举足轻重。
县域经济呈现东强西弱格局,2020 年数据显示,西部地区生产总值虽然增速总体较快,但总量仅占全国的 20.7%,县域人均生产总值约为全国平均水平的 56%,西部地区跻身全国百强县的仅有 7 个,而东部地区则有 74 个。县域经济成为西部区域经济发展短板。

03

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内涵

区域经济的核心要素是金融、科技和产业,“金融-科技-产业”协同发展是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其核心内涵是: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是科技和产业的重要支撑。科技是产业发展和产业革命的源泉和动力;产业是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是各种要素集聚和作用的平台。科技和金融是产业发展的两个强劲翅膀。


图片

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构想

图片


01

高质量发展之基

县域经济的阶段性、结构性特征

县域经济的阶段性特征:县域经济仍是以投资拉动为主,固定资产投资是拉动县域经济增长重要的力量。县域受基础设施不完善,以及人才、资本、信息、技术等要素吸引力不强等因素制约,县域产业多处于产业链价值链的中低端。

县域经济的结构性特征:县域经济普遍具有资源优势,包括农业资源、矿产资源和人力资源。以资源为依托的产业发展较快,成为县域经济的主导产业,而新兴产业发展缓慢。

02

高质量发展之重

科技转化与科技产业培育

高质量发展县域经济,科技转化是关键,产业培育是目的。依托县域经济产业空间充足、要素成本低廉等优势,承接城市工业资源溢出,确立主导产业、夯实特色产业、培育新兴产业,坚持创新驱动,推动县域产业结构加快调整,是县域形成竞争优势、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

03

高质量发展之要

双循环与产业链的十字整合

以县域传统产业和优势资源为基础,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布局产业链,培育优势企业和产业集群。同时,在国际国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下,结合省级科创平台和体系,创造性地整合各类创新要素,实现县域经济和区域经济发展的统一。

04

高质量发展之剑

数字化发展

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第四次工业及产业革命,已经从农业经济形态、工业经济形态,进入到数字经济形态。 农业经济形态的要素是土地和劳动力,工业经济形态是加上资本和科技,数字经济形态是数字,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一种经济发展模式或经济发展的形态。

数字经济包括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治理数字化。数字产业化,即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技术、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等,包括 5G、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产品及服务。产业数字化,一方面是我省核心企业的数字化,即数字孪生;另一方面是支柱产业的数字化,如能源资源、金融等产业的数字化。治理数字化,包括国家治理、社会治理和城市的智能化管理。

县域数字经济实证思考


01

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的内生进程

数字化、信息化是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进程的关键。用数字经济赋能现代农业,将信息作为农业生产要素,用现代信息技术对农业对象、环境和全过程进行可视化表达、数字化设计、信息化管理,对推动农业生产实现高度专业化、规模化具有重要意义,是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进程的必然选择。

02

产业振兴的重要方向

通过数字经济,深入发掘县域经济资源禀赋,选取最具地方特色的产业推进数字化转型,探索建立行业数字经济平台,整合产业链、价值链、创新链,培育特色产业集群,推动优势产业集群。实施数字化经济平台,以行业、产业搭建数字经济发展平台,不断推进数字经济与传统产业深度融合发展,全面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发展,助力县域产业振兴。

03

数字中国的重要内容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强数字中国建设整体布局”“发展智慧城市、数字乡村”。数字乡村是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内容。县域作为乡村振兴主战场和传统产业集群转型主阵地,在数字乡村等战略指引下,数字技术的勃兴及深度应用将为县域创新发展创造条件和空间。
图片

县域数字经济的重点和难点

图片


01

县域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

县域数字经济的发展,首先要夯实基础设施建设,提升数字化转型基础支撑水平。西部县域乡村基础设施相对薄弱,应加快构建农业农村大数据体系,持续拓展农村光网和 4G 覆盖广度和深度,推动农村千兆光网、5G 网络、移动物联网与城市同步规划建设,为县域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和产业数字化转型奠定良好发展基础。

02

县域重点产业的数字化

以数字经济创新发展实验园区为载体,以数据为关键要素,对县域重点产业链上下游的全要素数字化升级、转型和再造,促进产业数字化。同时,发展 5G、大数据等数字技术在智慧城市、工业、农业、交通、社会综合治理等方面的应用,进而引导当地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03

县域经济管理的数字化

通过数字化、智能化手段赋能,健全大数据辅助社会治理的体制机制,以技术创新破解信息孤岛难题,不断促进社会治理精准化,提高全域智治能力。

04

投入产出的中远期均衡问题

数字经济在价值创造过程中,呈现出与传统经济相反的凹凸性。初始阶段,传统经济的要素投入产出几乎成正比,能够迅速通过消耗资源换来经济的增长。而数字经济的初始投入却较难即刻产生收益,然而,一旦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建设完毕,与传统经济的边际效益递减规律截然相反,数字经济价值创造路径将呈指数级上升。为此,县域数字经济发展需考虑投入产出中远期均衡问题。

结 语

县域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产业基础不强等问题成为我国现阶段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短板。同时,县域经济体量在整个国民经济中举足轻重,又是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底座。

郡县治,天下安;郡县兴,国家强。在当前以数字经济为驱动力的新经济形态和发展方式下,应充分发挥数字经济模式对发展县域经济的特殊作用,抢抓机遇、补平短板、打好底座,从而推动整个区域和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




订购须知


《产业转型研究》专刊现已发售第一期至第五期,各位读者如欲购买,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自行订购,也可联系以下老师订购:

朱栩葶老师:

联系电话:010-83021220

邮箱地址:zhuxt6@sem.tsinghua.edu.cn


内容来源|《产业转型研究》2022年第五期 总第333期

编辑|段文秀

审核、责编|杨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