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朱岩谈直播“翻车”:消费互联网解决不了诚信的问题|人民网专访

11 月 8 至 9 日,第二届世界科技与发展论坛在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展示交易中心举行。论坛以“信任·合作·发展”为主题,促进科技与经济、社会、文化、生态文明融合共生,推动联合国可持续目标实现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本届论坛由中国科协、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联合主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科学理事会、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支持,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协办,旨在聚焦全球关切重大战略议题,构建世界级科技思想策源平台;倡导凝聚价值共识的民间科技交流,建设国际科技合作信任平台;推动科技经济融合与技术交易服务,打造全球技术创新动力平台,推动构建以理服人的学术共同体、以德服人的价值共同体,以人为本的命运共同体。

论坛间隙,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朱岩接受人民网专访,在谈到直播“翻车”的问题时,朱岩表示,消费互联网解决不了诚信的问题,产业互联网能让我们进入可信时代。

△ 图为 朱岩教授


人民网:

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发展了很长一段时间,都经历了哪些阶段,当下处于什么样的阶段和发展状态?

朱岩:

实际上,不同专业的人对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划分阶段是不一样的,我更愿意采用两阶段:以 2019 年为节点,1994-2019 年是消费互联网的 25 年;2019 年往后尤其是 2020 年之后,进入产业互联网的时代。

所谓的消费互联网,就是当我们刚开始接触到信息互联的优势时,衍生出来一大堆叫做以信息分享、数据分享为核心的狂欢,就是所谓的流量经济。消费互联网的 25 年是以流量为核心建立起来的。无论是电商平台、直播平台,还是社交的一些模式,基本都是以流量为核心建立起来的,培养了大量年轻人的互联网使用习惯。这 25 年让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一大网民数量的国家,这是它的好处。

但它同时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以流量为核心的消费互联网解决不了诚信的问题。在网上,你听着一口一个“亲”,跟你聊得很热烈,但很可能对面是一个机器人。现在大量的客服都已经变成了机器人,所以你根本不知道在网络远端的到底是什么。我们在网购的时候,看到大量的图片,你也不知道真实的商品和图片之间的差异到底有多巨大。没有信任作为基础的信息共享平台只能够承载小额交易,承载不了大额交易,也就是企业和企业之间。包括个人去买房子买车,完全在网上买是很难的一件事,大额交易必须以可信为基础。

这就到了第二阶段——产业互联网阶段,也就是中国正在倡导的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在这个阶段,我们要摈弃原来那些不可信的,或是还没有建立规则的一些互联网发展的内容,更多是集中建立以可信为核心的产业互联网。我们每一个产业生态,或者一个产业链的上下游,建立一种高度可信的关系。由于可信,就能建立起自动的交易过程,这会大大减少社会成本,提升社会系统的效率。同时,对于消费者来说,有充足的理由相信产品是真实的,并从中得到更大的好处,由此进入了可信时代。

目前这一两年,处于比较敏感的时期,大家已经意识到了信用的重要性。比如前一段直播很热,但是大量的直播“翻车”,为什么直播会“翻车”呢?实际很简单,因为直播者在透支他以往积攒的有限的信用,而那个商品本身并没有给他带来信用的积累。最后那点信用经不起透支,很快就会“翻车”了。

真正好的制度是什么?一样是以信用为核心。也就是说,他卖的产品非常好,会增加他的信用,而不是透支他的信用。这样我们就能形成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商品销售体系,以及经济服务的模式。这对于下一阶段的互联网经济来说,是必须要重点考虑、重点打造、重点创新的方向。

人民网:

此次论坛一直在讨论开源开放平台,您认为这样的平台在互联网的发展中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

朱岩:

至关重要,甚至说起到决定性的一些作用。为什么这么讲?开源和开放不仅仅是软件生态的建立,更为重要体现的是数字化生产关系,或是说匹配现在的先进生产力的生产关系,我们叫数字化的生产关系。

它实际体现的是人人参与,是在现在这样的互联网时代,每一个个体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强,我们希望由每个个体参与到整个创新的过程当中去。今天有一个分论坛叫开放科学与开源创新,实际上这四个词是可以组合的,还可以叫开放创新与开源科学。开放创新是很重要的一个概念,英文叫Open Innovation。它将原来工业时代的学科界限彻底打掉,不要再有你是物理的、他是化学的、他是工程的区分,不是这样一个学科划分,而是重新让每一个人有平等的机会,直接瞄准科学的最前沿,去做开放式的创新。

这时候你会发现,很多人的潜力会被释放出来,这是一种不同于工业时代的,叫层级化、职能化的生产关系。层级化、职能化是为了分工建立起来的,而我们现在的工业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强调的是扁平化,每个人都有均等的机会参与到创新之中。只不过最早体现在了 Unix/Linux 这些软件的开发上面,但实际上这种思想可以应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应用于科学研究、社会治理甚至企业管理。所以我才把它称作是一种生产关系变革的前驱,它能够去做很多探索新生产关系的事情。

当然反过来你也能看到,这样的新生产关系会进一步地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也就是说我们会创造出很多和今天我们的认知水平完全不一样的一些新技术、新领域,这是我们更加期待的。通过开源开放,我们更加希望为人类创造更多新的技术,开拓出新的认知领域,从而找到新的价值增长点。这个才是开源开放最根本的目的,是推进社会文明的进步,为人民创造更多的财富。

人民网:

本届论坛的主题是“信任·合作·发展”,您可以简单聊一下互联网产业当中的合作和发展吗?

朱岩:

在网络上面,实际上合作比现实中更加容易,但就实际情况来说,如果合作平台的基础设施不够强壮的话,能承载的合作是很有限的,可能仅限于一些信息交换,以及互看主页的网页浏览型合作,这就意义不大。真正的意义在于能够降低合作成本、提高合作效率、创造合作价值,这三个方面很重要,因此,大量的新技术要支撑这三个方面的发展。

怎么降低合作成本呢?就是将合作中大量的摩擦消除掉。最好是用技术自动化来执行,这就涉及到区块链等技术,或是建立一种智能合约关系。

从效率上来讲,如果不需要人的干预,只要有一定的规则就可以,就可以大幅度地提升效率。这些组织上链也好,或是用可信计算的工具也好,目的不仅是为了可信,最终目的是提高效率、降低协作成本。

还有价值创造,是因为有了这样一种合作模式,需要有新的商业模式去支撑它。就是说赚钱的方式或是社会治理的方式不一样了,我不是再用原来“管”的方式,而是更多发挥每一个参与者的主体作用。比如说个体,你怎么来管理你自己的数据、管理自己的角色。我们现在对数据资产不敏感,但是马上通过数据立法,你就知道你有数据资产了。你到医院体检等的数据就是你的资产,这些资产可以变现,你怎么去管理你的资产、怎么去变现。从个体的角度来说,是一种资产管理能力的升级,但从整个社会治理的角度来说,就是个体参与的社会治理,这不就是我们说的人民民主吗?让每个人都能参与到社会治理当中来了。

我们能看到大量的创新的空间、发展的空间,它已经远远超出了技术范畴,更多是系统范畴,或是社会经济范畴。当然,技术是基础,有了技术就可以更好地去做这些模式的创新。所以,信任是基础,合作是手段,发展是目标,是我们能够形成的一种新的美好生活。

文章来源|人民网-科普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