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冯志坚:商业银行利用互联网开拓投资理财业务实践|《产业转型研究》专刊报道



导 读

《产业转型研究》专刊前四期刊物在发行后收获了强烈反响,得到了产业界的一致好评。日前,《产业转型研究》专刊第五期刊物已正式刊发。本公众号会对《产业转型研究》专刊第五期中所收录文章进行持续报道,欢迎各位读者关注。

本文为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产业转型顾问委员会委员、原香港特区第一届立法会议员(金融服务界)、原香港宝生银行董事副总经理、原中银国际证券董事总经理冯志坚发表于《产业转型研究》专刊 2022 年第 5 期 总第 333 期的文章,特此分享,以飨读者。



《产业转型研究》专刊第五期
商业银行利用互联网开拓投资理财业务实践
文/冯志坚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产业转型顾问委员会委员
原香港特区第一届立法会议员(金融服务界)
原香港宝生银行董事副总经理
原中银国际证券董事总经理






在互联网技术蓬勃发展、日新月异的‘新经济’时代,‘互联网+’也正反过来推动经济活动的发展与改革。”
在新冠病毒持续反复肆虐全球的大环境下,2022 年 2 月下旬,俄罗斯与乌克兰爆发了武装战事,全球石油价格暴涨,各种大宗商品、农产品价格大升,还出现了伦敦金属交易所期货镍的挟空头事件。这使我马上回忆起上世纪 70 年代极其相似的环球政治和金融市场动荡局面。当时世界正经历能源危机,苏联挥军阿富汗及伊朗扣押美国驻伊朗大使馆人员,黄金价格由 1972 年与美元脱钩时的每盎司 35 美元辗转反复涨至 1980 年初的每盎司 850 美元。

上世纪 70 年代中,我进入银行工作十年不到,这家银行前身原来是个银号,有着传统的外钞找换业务与金银买卖业务,按新立的银行法升格注册为银行后,传统业务都保留了下来。

银行原来做的黄金买卖业务,主要是做同业市场交易,客户也只是些市场批发同业,零散的业务是销售市场小金条、小金块与粗金链,在价格极其稳定的(与美元脱钩前)时期,银行仗着有钱有金,在市场做些套息差交易。

当时香港虽然已有四家股票交易所,但因只属于股本证券市场萌芽时期和交易所主事团体背景不同又各有利益所在,且股民大众受到 1972-1973 年股灾挫伤,投资兴趣大量转移到日趋上涨的黄金上。

除了饰金店其门如市,有黄金实金业务的银行亦见需求大增。由于银行出售的金条金块只是按交易市场大盘价加少许溢价卖出,对目的不是为佩戴而只是为投资的市民来说,买卖金条金块更方便,而将来回售套现时折价损失也会较少。

散户黄金投资需求来了,先不谈投资品种(大大小小的金条金块)的炼铸能力、存储服务、押运、回收检验、投资货币结算等的交易流程细节,在投资需求突然出现持续大变量的买卖环境下,该如何应对。作为一个投资理财品种,银行在运营中如何管控黄金交易报价,既要满足投资客户在黄金价格不断跳跃波动中频繁交易,短线买进卖出的需求;也能为银行理财业务带来收入利润,同时管控好市场风险,包括自身交易敝口风险、同业对手交易结算风险、以及市场系统风险等等。我们当年,是四五十年前,就以“+互联网技术”解决了拓展业务的技术要求,满足了广大散户投资黄金的需求。随着业务的发展,我们运用着“互联网+”,又不断把交易品种、交易方式、交易市场、交易时间,把黄金投资理财业务发挥得淋漓尽致,创造了一波波新的需求。

实物交易品种从最开始提供的九九金(5 司马両庄 99% 纯度的香港标准市场金条),1 司马両庄金粒,发展到后来的99.9%熊猫金币,99.99% 加拿大枫叶金币,5 克、10 克、20 克、50 克、100 克的瑞士金牌,99.9% 十司马両银锭,枫叶银币,99.5% 枫叶铂金币,金银贵金属存折,以保证金方式买卖的香港金银市场,伦敦金银市场日夜市(9 时至凌晨 3 时)金银交易;银行自营部分则除了香港、伦敦、瑞士金银市场,还有参与早年的加拿大温尼伯期货市场和后来的纽约商品期货交易市场。银行提供的贵金属业务,可说是 24 小时全天候的“灵活变通,服务大众”。

回到“+互联网”这个话题,我们当年的银行业务才刚刚开始“电脑化”,硬件用的是 IBM386。以这个硬件基础,交易部门与电脑部门反复探讨黄金交易系统需求,便以最短时间、最低成本,研发了一个内联网 intranet,把银行自己的所有分行管控起来,既提供了买卖差价较小的极具市场竞争力的双向报价(客户可于交易时段内随意按价买进卖出),又堵住过去未有内联网时被客户钻空子漏洞,同时能第一时间知悉敞口(交易多欠)状况,便于及时安排市场平盘或对冲交易,减低价格波动带来不必要的亏损。

印象中最早(上世纪 70 年代初)做黄金交易时,银行白天在香港市场卖出黄金,要等到黄昏时间,派员到香港电报局发电报给伦敦黄金商人,下单买伦敦的黄金做对冲,然后把伦敦黄金(400 盎司重的大金砖)运来香港,再炼铸成香港标准的小金条;此外,买入伦敦黄金的同时,也要做一笔纽约美元的电汇,以进行货款结算。现在是一台交易电脑,一个加密押的 SWIFT 电文,在香港同一时间,很短时间就解决了,亦解决了交易对手的结算信用风险问题。当前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事,美国其中一个金融上制裁俄罗斯的手段就是把俄罗斯踢出 SWIFT 系统,使俄罗斯的国际贸易无法有效率地结算。

图片

以互联网技术满足需求

图片

在银行总行金银业务部门(以下简称“金银部”)与银行各分行柜台销售组之间(以下简称“分行”)内联网建成投入金银交易业务应用之前,金银部与各分行只能靠电话联系;金银部需分分秒秒紧跟金银市场行情变化,把银行黄金零售业务的买入卖出价格报给分行,分行依据金银部报价与柜台投资客户进行交易,然后把以该价格达成的交易记录下来,累计到金银部规定数量就立即报金银部;金银部根据行情认为需要调整价格时,就马上电话询问各分行,要求核报之前的交易量,然后报出新的买卖价格,分行之后就不许再以原价格与客户成交,若属于之前漏报,则按内部核查程序审批处理。

有了内联网,金银部与分行之间,就不需要以电话来沟通,效率与准确性大大提高,也堵截了可能发生的业务漏洞,降低了银行所承受的市场价格波动风险,同时,银行可以有条件缩窄买卖差价,提高同业间业务竞争力,也使投资客户降低了交易成本,促进了客户入市买卖的积极性。客户买卖越频密,买卖量越多,银行所承受的风险反而更低。有了内联网,金银部可以开发更多的金银投资产品,更大程度满足了广大客户的金银投资需求。

以互联网技术创造需求

一是业务集团化。金银投资是当年香港广大散户的投资需求,由于我们银行有金银交易服务,吸引了市面众多客户到我们银行来开立交易账户,而我们银行的分行只有几家,因此,集团内就把这个投资理财业务以我行为主营中心,拓展成为集团化业务,十几家银行盛时共 300 多家分支行代理了我行的实物金银投资交易业务,强化了集团在金融理财服务的整体竞争力。

二是开发了更多的金融投资理财产品,包括门类齐全的各式不同规格的贵金属投资产品,也推出了日夜市以保证金做交易的投资产品;随着银行电脑部门技术的提升,电脑硬件的提升,除了金银,后来也推出了散户保证金日夜市外汇交易,还有股票交易、期货交易。可以说,没有互联网不断进步的技术支撑,这些业务都无法拓展起来。

第三是理财业务为银行带来了更多的客户,带来更多的低无息存款(为了投资灵活方便,客户存款基本都是活期存款),带来了占相当比重的非资本性交易收入和佣金收入。

2003 年我出任内地某大国有银行的黄金业务顾问时,在一次较大规模业务工作会议上,我就为该行电脑部的主管说了句公道话,当时黄金业务部门的主管同事抱怨电脑部设计不出交易系统,系统设计存在很多问题,使黄金交易业务无法顺利推出……我就说,只有业务部门提不出准确的需求,没有电脑部门写不出的电脑程序。

在互联网技术蓬勃发展、日新月异的“新经济”时代,“互联网+”也正反过来推动(有人称改革,革命)经济活动的发展与改革。过去银行不重视或者说忽略投入不多的散户需求,原来这也是一片业务蓝海。


订购须知


《产业转型研究》专刊现已发售第一期至第五期,各位读者如欲购买,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自行订购,也可联系以下老师订购:

朱栩葶老师:

联系电话:010-83021220

邮箱地址:zhuxt6@sem.tsinghua.edu.cn

内容来源|《产业转型研究》2022年第五期 总第333期

编辑|段文秀

审核、责编|杨帆